企业新闻
利率是表,风控是里:现金贷狂飙背后,风控是行业最大挑战
来源:本站原创 时间:2017-08-25 作者:adminx

现金贷既非天使亦非魔鬼。你爱,或者不爱,它就在那里。人类的需求就在那里,不来不去。


在2017年,现金贷,毫无疑问地,预定了互金全年热门话题榜的前三位置。


对于不同的人来说,现金贷有着不同的意义。有的人,将其视为消费金融领域的最后一个风口,或信贷行业创业的最后一波机会;有的人,将其视为金融系统的搅局者,是畸形、嗜血的洪水猛兽;也有人,包括企业和用户,仅将其视为套钱的工具—“屠龙宝刀,点击就送”。


对于现金贷的讨论,随着《中国银监会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》的印发而达到顶峰,对于着急上去踩一脚的人来说,有几个问题必须先厘清。


微信图片_20170825162518.jpg



抛开期限谈利率,等于耍流氓


绝大多数人对现金贷的关注,首先集中在利率上。“惊人”、“年化近600%”,这样的字眼,即使对于对现金贷毫无概念的人而言,也很能吸引眼球。 众所周知,现金贷的特点是期限短,超过30天的贷款人很少,能贷满1年的更是没有。所谓惊人的年化利率,其实也仅存在于口号中,借款人的实际融资成本并不高。


此外,在小额信贷领域,单笔借款金额越小,用户负债率越低,理论上利息率就可以越高。是否是高利贷,不能单看利率,还应该看借款金额的绝对数和利息的绝对数。机械地用年化利率计算用户的实际融资成本,是有失偏颇的,混淆了年化利率和年利率的差别,更容易让人产生误解。


微信图片_20170825162601.jpg


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》第二十六条,原文是这么说的:“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%,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,人民法院应予支持。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%,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。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%部分的利息的,人民法院应予支持。”可见,法律规定的也是年利率,一些人拿理论的年化利率去套年利率,实在没有参考性。


不过,期限至多不过数月的、真正的现金贷,不应被扣上高利贷的帽子。目前,已有多位业内专家分析,扣除各项费用,年化利率低于36%的现金贷根本无法盈利,还有观点认为,利率36%以下本来就是银行应该覆盖到的群体,这些都是实际存在的问题。现金贷想要生存,需要更为合理的利率空间。


抛开风控玩现金贷,更是耍流氓


说抛开期限谈利率是耍流氓,并不是要为年化近600%利率的某些现金贷做辩护,而是为了说明我们不应揪住利率不放。因为,行业中还有真正更无下线的行为,即,部分从事现金贷的企业,并不具备任何的风控能力。


有报道称,经某地互联网金融协会排查,当地现金贷行业坏账率极高,普遍在20%以上,不少现金贷平台的风控基本为零。在坏账率极高的情况下,平台通过不合理的高利率覆盖高坏账率,导致平台无视贷前风控,随意放贷,部分平台大力招聘线下人员,盲目扩张,且放款随意,部分平台借款人只需要输入简单信息和提供部分授权即可借款。


微信图片_20170825162606.jpg


这种靠高利率覆盖高坏账的做法,在人口流量红利期,确实简单粗暴、来钱很快,却与金融的本质背道而驰。金融是一门经营风险的生意,现金贷也不例外。抛开风控玩现金贷,就没有识别风险、经营风险的能力,是伪金融。这样的平台,在红利期潮退之后,或是被发现在沙滩上裸泳,或将被直接拍死在沙滩上。


此外,用高利率覆盖高坏账,不仅加重了借款人负担,还容易产生非法催收和暴力催收问题。其不仅有损现金贷的声名,还与普惠金融的目标背道而驰。


而真正的现金贷,必然是具备相应的信用识别和风险定价能力,即根据每位用户不同的信用等级,做出不同的风险定价,在借款金额、利率、期限等方面量体裁衣,从而达成价格可负担的借贷并有效控制违约风险,而不是靠高利率去覆盖高坏账。

利率是表,风险是里。风险才是最应被监管的,风控才是最应被重视的。在控制风险的路上,监管可以加强对现金贷风险的信息披露,而企业唯有用时间去积淀、提升大数据风控能力,除此之外没有捷径可走。


现金贷健康发展,到底需要什么


据估算,目前整个现金贷行业的规模在6000亿到1万亿元。如此体量的现金贷,正处在风口浪尖,想要健康发展,到底需要什么?就目前来看,有两点问题亟待解决。


微信图片_20170825162611.jpg


其一,整个行业还没有形成一个良性的生态。现金贷企业鱼龙混杂,缺乏法律法规的监督和规范,市场规则不够健全,套利者乘虚而入,扰乱了市场秩序。

 

因此,促进生态的形成应放在首位,这需要在完善自律机制的同时,健全法律法规、进一步完善监管,打击借互联网创新之名行高利贷之实并暴力催收的恶性企业。但要注意的是,监管不仅要刮骨疗毒,还应适时把调节的功能交还给市场。随着监管的逐步完善,真正有能力的企业自然会在市场上驱逐不良企业。


其二,基础设施建设有待加强。由于无法接入央行征信,也没有全面、权威的信息共享系统,现金贷企业在应对多头借贷等问题上落于被动,识别信用所付出的制度成本过高,不利于风险的控制,也不利于借款成本的降低及普惠金融的推进。


行业的健康发展,不是银监会排查名单中开展现金贷业务的429个APP、72个微信公号、117个网站的事,也不是数十家媒体,抑或行业中百万、千万用户的事,而是全社会的事。


帮助文档
联系我们
  • 商务咨询:info@tongfudun.com
  • 售后服务:service@tongfudun.com
  • 市场合作:info@tongfudun.com
  • 英才招聘:jobs@tongfudun.com
  • 蓝海基金:bp@tongfudun.com
  • 联系电话:400-831-8116
随时随地了解通付盾动态 敬请关注: